翘壳鱼是什么鱼_(河里翘壳鱼是什么鱼)

翘壳鱼是什么鱼_(河里翘壳鱼是什么鱼)

翘壳鱼是什么鱼_(河里翘壳鱼是什么鱼)

作者 田永安

从高桥往下不到五十米,是紧贴水面的“矮子桥”。“矮子桥”宽约一米,长约十一二米,桥中间有一从河心砌起来的长方形石井与之相连人们去井中挑水,须从桥上通过。这井曾是镇上下街居民的取水处,我读小学时,每天放学后的第一件事,便是一担小水桶来这里挑水。如今,小镇虽然早已用上了自来水,但这桥和水井却依然保持着原貌。

出主街街口约三百米是“狮子桥”。“狮子桥”的大小和建筑风格和上游的高桥相似,桥面每个桥墩之间都是用两块巨大条石并排铺就,不同的是,它两端的桥墩高出了桥面,高出的部分雕刻着大大的狮子头。“狮子桥”的一端连着主街街口,另一端连着通往竹篙和大桥的小路。这桥也是我后来当知青时下乡劳动的必经之地,那期间我几乎每天都要从桥上往返两次。令人遗憾的是,这座造型别致、具有文物保护价值的古石桥在几年前的一次特大洪水中被冲毁,为方便通行,后来人们在原址上重修了一座水泥桥。

正如黄河、长江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一样,家乡那条小河则是广兴人的母亲河。多少年来,它带给家乡繁荣、兴旺,哺育着一代又一代广兴人成长,在带给这里富庶的同时,也见证了这座古镇的沧桑岁月和历史变迁。

小河宽约六至八米、最宽处有十米以上其水流较缓,看上去平静如镜。它的水质特别清澈,站在岸边,能清楚看见水的鱼儿往来游动。

清晨,当东方刚出现一线晨曦,小镇上空升起第一缕炊烟时,宁静的小河两岸便开始喧闹起来。女人们纷纷走出家门,来这里洗衣,洗菜,她们或蹲在岸边,或高挽裤腿站在水里,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边洗边拉家常。一些年纪较轻的少女来河边时通常会选择离大人们远一点的地方,她们一边洗衣一边谈笑打闹,不时传出咯咯的笑声。

清晨的小河宛如一副美丽的图画。那一湾碧绿的水面上,漂浮着一层淡淡的晨雾,好似一位婀娜多姿的少女披着蝉翼般的白纱。河里不时出现几只白鹅,它们聚在一起慢悠悠游在河心,偶尔发出“嘎、嘎”的清脆叫声,在它们身后,泛起一道道人字形涟漪。

打鱼人划着渔舟专心致志地在河中下网捕鱼,在经过人多的河段时,他们会撑着竹篙箭一般穿过,去前面清静的河段撒网。

这条河曾生长有许多不同品种的鱼,有如今常见的鲤鱼、鲫鱼、草鱼,还有现在很难看到的翘壳鱼、刺泼鱼、乌鱼,以及营养价值很高的乌龟、团鱼等。刺泼鱼是一种背上带刺专门吞食小鱼的鱼,它的肉质特别鲜美,价格也稍贵一些,小时候我曾多次品尝到它的美味。

站在河里洗衣,不时有小鱼儿来叮脚,用脸盆去舀,常常会舀起几条寸来长的小鱼。

上世纪六十年代后,随着小镇上人口的增长和人们环保意识的淡薄,一些人将房屋建到了紧挨公路的河岸边,由此造成了这条河里开始出现大量垃圾,河水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与此同时,一些人为了一己之利,使用炸药、电击等毁灭性方法捕鱼,致使河里的鱼类迅速减少,有的品种甚至已经绝迹。

如今,家乡即将修建污水处理厂,随着它的开工,人们的环保意识开始逐步增强我想,在不久的将来,小河那水清鱼跃、秀美如画的原貌必将重现。

广兴自古以来一直有着很浓厚的市井文化氛围。解放前,这里开有很多茶馆,解放后,随着国家对私营工商业者实行社会主义改造,原来的茶馆被合并成了两家,一家在主街和横街的交汇处,另一家在靠近主街街口的“太乙宫”对面。

茶馆是广兴人最爱去的休闲、聚会场所,每有闲暇,人们总喜欢去那里品茗、聊天。茶馆里,人们悠闲地喝着地道的盖碗茶,谈论着新近社会上发生的奇闻趣事,顺便也相互打听打听一些商品的市场行情,了解不同行业的生意进展,进行感情上的沟通和交流。茶馆又是人们处理纠纷的最佳场所,街坊、邻里、商家之间发生矛盾,当事双方一般会请当地德高望重的人来这里主持公道,大家围坐在一起一边喝茶,一边平心静气地理论,主持公道的人则不偏不袒、秉公断理,指出各自的不是之处,让双方都心悦诚服,矛盾顷刻间得以化解。

小时候,我和小伙伴们最喜欢去的地方便是“太乙宫”对面的那家茶馆,那里不仅有卖瓜子,香烟的小贩提篮穿梭叫卖,而且经常有说书人在大厅内讲评书。该茶馆规模较大,由三间连在一起的铺面组成,纵深近十米。这地方解放前是一家大型客栈,中间的大厅供客人们喝茶休息,两边的房间和后面的小院供往来的客商住宿。解放后这里一度被改名为“茶旅社”,其经营方式照旧。

茶馆靠里面墙壁的厅堂中,放着一张条形木桌,说书人坐在桌子后面,左手摇一把纸扇,右手抚一块醒木。突然间,只听得醒木“叭”地一响,原来人声嘈杂的场面顿时鸦雀无声,这时说书人便翻动他那如簧之舌、开始绘声绘色地向众多茶客说书。他的话音时而舒缓悠长如小河流水,时而急促高亢如骤雨雷鸣,其描述的人物极为生动、传神,仿佛亲眼所见一般。那故事情节也是悬念迭起,扣人心弦,听得人目瞪口呆,忘乎所以。然而正当大家听到故事中的紧要关头时,忽听醒木“叭”地一响,说书人便由一句“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的话来结束前一个段落。这时,在下面喝茶的听众早已被故事情节深深吸引、急于想知道书中人物的命运结果,谁也不舍离开。就在人们还未回过神来的时候,茶客中便有人主动端着面盆或篮子到每张茶桌前来替说书人收钱,喝茶的人便纷纷向里面抛去钱币,钱币不论多少、全凭自愿。待收钱的人在场内转完一圈将钱收起交上去后,说书人便喝上一大口茶,再将“醒木”一拍,接着前面的故事讲下去,讲完一大段后又要收钱。我们小孩子一般站在靠大门的地方听书,收钱时大家一齐向外面退,收过钱后又立即聚拢来。

除了讲评书,茶馆里有时还有打金钱板,打道筒(竹琴)、响铃的艺人前来表演,偶尔也有唱清音、演曲艺的小团队来这里演出。

三年困难时期后,广兴的两家茶馆合并到“太乙宫”对面的一家,改名为“广兴茶旅社”。1986年,随着这座古老茶馆被当地政府卖给了供销社、成了供销社的办公室和招待所,茶馆在广兴一度消失。改革开放后的上世纪九十年代,为了满足人们打麻将、娱乐的需要,广兴街上开起了几家个体经营的茶馆,但其规模都不及以前的大,也没有一家有先前那种市井文化韵味。

儿时最盼望的莫过于过年了,从过了八月十五中秋节起,孩子们就盼着这一天早到来。每年腊月刚到,街上的人就开始多起来,随着大年的临近,街上一天比一天拥挤。这时的人们,大都忙着准备年货:腊肉必须提前买来用柏树枝熏好,鸡、鸭等餐桌上的菜品也得提前准备,还要准备家里人的新衣服、新鞋子。一到腊月二十一,各家各户便忙着“打扬尘”,用一根长竹竿,在其顶端扎上竹枝条,打扫房内墙壁和屋面背后的灰尘、蜘蛛网,将粘在上面的灰尘统统扫下来清除掉。打完“扬尘”后,紧接着就是擦洗家具、用具,凡是要清洗的东西都要赶在年前全部清洗干净。

“二十七杀鸡、二十八杀鸭”,这两天家家户户几乎都在忙着杀鸡、宰鸭、做灯笼,为过大年作最后的准备。灯笼是每家每户的人亲手做的,里面用竹条做骨架,外面糊上各种颜色的纸,描上画,做好之后再在里面放上一盏油灯。灯笼的种类很多,有五角星灯笼,鲤鱼灯笼,大白兔灯笼、还有跑马灯笼等。小时候我最喜欢看的就是跑马灯笼,它里面有用剪纸剪成的各种人物、动物在油灯散发的热气驱动下不停地转动,看上去好似一直在互相追逐、打闹,非常有趣。灯笼做好后,人们把它挂在自己门前的屋檐下,远远看去,形态各异的灯笼在街道两边整齐地排成一线,很壮观。

吃团年饭的时间是各家不同的,有的人家在腊月二十六、七,有的则要抵拢到腊月三十;有的在早上、中午,有的则在半夜或下午。据说这时间和移民有关,祖先们落户时最早赶到这里是什么时间,那家人的团年饭就定在这个时间,不能轻易改动。

(每周一更 未完待续)

翘壳鱼是什么鱼_(河里翘壳鱼是什么鱼)

翘壳鱼是什么鱼_(河里翘壳鱼是什么鱼)

2022年6月2日

天丞健:健康使者,传承健康,守护爱。

关注微信公众号“ 天丞健 ”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srs225@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rquban.com/22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