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虎演过的角色?演员高虎演过哪些电影!

宋名扬,是一个让不少黑道分子闻风丧胆的名字。

宋名扬曾是京西某分局特勤组的便衣刑警,上世纪90年代北京西部城区的风云人物,数度荣获公安部颁发的各类嘉奖,对于大部分普通人来讲当然不知道这个大名鼎鼎而又神秘万分的便衣警察,也不关心他长得什么样,性格如何,可是对于附近的不少黑道分子来说,这是一个让他们胆战心惊的名字。

高虎演过的角色?演员高虎演过哪些电影!

宋名扬家

宋名扬已经记不清他把多少罪犯送进了监狱,人生无常,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是有一天他自己他会步入他们的后尘,踏入监狱的大门,而他更加想不到的是他自己人生的巨大转变正是源于他最引以为豪的卧底身份。

2013年1月,北京西郊宋名扬家里。宋名扬从抽屉里拿出一袋子当年获得的各类奖章,他对这些奖章是如数家珍,这些都是他用全部热情甚至是生命换来的。这是我第一次获奖,这是1986年的个人三等功,他对着记者历数自己的辉煌战线。

高虎演过的角色?演员高虎演过哪些电影!

这是我参加工作以后,我们内部掌握的全国的流氓黑话,宋名扬认真作了笔记。看得出来他对工作精益求精,基本功很扎实。

高虎演过的角色?演员高虎演过哪些电影!

黑道流氓之间,把人民币叫叶子,今天我拿了几张叶子,用拳头比划,偷多少,偷半张,半张就是5块钱,钱包现在也叫皮子,那时大烟叫黑货,黑的鸦片。雷子,雷哥,二马,老便,这些是对警察的统称。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北京,京西一带黑道流传着不少有关一个叫宋大款的传奇人物,说此人人脉甚广,出手阔绰,是江湖大哥,黑道老大,但很少人知道,这位宋大款还有另外一个秘密身份是警察。

看我这手全都是烫的么,你看不出来我是是警察。记者:这是怎么烫的?

高虎演过的角色?演员高虎演过哪些电影!

这就是平时跟流氓在一起时表决心,就是情绪特别激动时,无法用语言表达时就拿烟烫的,比如说我跟特勤(线人),在一块待着,我们特情(线人),特勤觉得他受委屈了,说大哥,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我这么玩命地跟你干,情绪特别激动,但是我没法表现我自己了,我说大哥把心都给了你了,你怎么还说大哥对你不好了,就这样他拿刀剌一下,我就烫一下。

宋名扬的真实身份是北京某公安局特情局便衣刑警,他的任务是管理特勤,即培养线人,这是公安系统破案最为有效的手段之一,由于工作的特殊性,当时即便在公安系统内也很少有人知道宋名扬到底在做什么。

天天开着好车,穿着好衣服,开车就走了,除了找局长汇报工作或者直接找所长,跟底下民警很少联系,他们不知道我在干什么,出入黑白两道之间,经历过无数危险,但宋名扬觉得,这正是他梦麦以求的真正的警察生活。

他从来不觉得累或者辛苦,他从小就梦想着当警察,当工作和梦想合二为一,那是多大的缘分,宋名扬非常知足,感觉自己是非常幸运的人。

高虎演过的角色?演员高虎演过哪些电影!

宋名扬,1963年出生于辽宁抚顺,1976年一家人从辽宁来到北京,1983年,宋名扬通过考试成为一名刑警。

拿着录取通知书,心情无法言说,简直不敢相信,这不光是个人无比兴奋,甚至有点光宗耀祖的意思,我本来就是农村的,第一次到城市来,特别是到北京来,又能当个北京警察,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一连串的好运降临到了我的头上,感觉像是梦一样,宋名扬说。

从一个农村青年,成为北京刑警,宋名扬感到莫大的荣誉,他十分珍惜这份工作和荣誉,刚刚步入警界的他,就成了拼命三郎。

让我抓人,没结婚的都站我后面,结婚了的也不能站我前面,危险得让我来。

我拿着枪头一个敲门去,这墙我先跳过去,进去后我给你们开门,当时也没有什么高尚想法,就觉得应该这么做,穿这身衣服就是和普通工作的人不一样。

本身就是危险的行业,你怕这怕那你干什么警察,由于工作上全心投入、出生入生,刚刚步入警界的宋名扬,就开始以罕见的速度频频立功受奖,迅速脱颖而出。

我很重视荣誉的,也确实觉得挺光荣的,你看我们这一批好几十人,当你一个人站在台上,领著军功章,戴着花,给领导敬礼,那种感觉确实太好了,我特别享受这个,那时不知苦和累,就知道高兴,自己没有白干,一切都值了。

我们那批同事真对我另眼相看,我每年立功,哪一年不立功的话,别人家得跟我开玩笑,又不干活了,又骄傲了吧,翘尾了吧,凡正我每年立功是理所当然的,不立功才是不正常的。

1990年七月鉴于工作上的出色表现,以及善于交际的个性特征,宋名扬接受了一项秘密任务,管理特勤。

凭借着和线人的良好关系,工作上宋名扬开始变得更加顺风顺水,多难的案子,到了他手上迎刃而解,那时是信心百倍的时候,几乎没有破不了的案。也确实特狂,我就抓那流氓,我就说哥给你放了,你别出这个区,我三天之内给你拿下,你信不信,他说信。

只要我通知谁来,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你必须去,他一分钟都不敢耽搁。因为他知道我的能力,我们有个常用术语,叫平地扣烙饼,哪个案子到了我的手里,我都觉得有极大的兴趣和工作热忱,你不干怎么知道没戏了。

1996年三月,北京发生了建国以来最大的一起恶性案件,“白宝山案”,白宝山抢劫枪支,枪杀了多名哨兵和警察,京城警界一时草木皆兵,人心慌慌,陷入了巨大的破案压力之中。

当年四月,通过线人宋名扬获得一条重要线索,住在朝阳区一个名叫“黑子”的人,有重大贩卖枪支的嫌疑,在向警局汇报后,领导指示要不惜一切代价摸清此人。

1996年5月,宋名扬开始接近黑子,经过一番暗访后他得知,这里是一个毒窝,由于案情紧迫,此时宋名扬决定,破例不起用线人,而是自己亲自打进毒窝。

我刚进去的时候,因为他们都抽大烟,我不抽,有个小子说你是不是马子(警察),他是真有点怀疑了,因为他们都抽,你不抽呆着干什么,显得格格不入,我当时也紧张,是不是哪里说露了。

其实平时也见过这些,我也特意学过这些东西,把那些东西拿来以后,往上一抺,开始抽,他一看,倍熟悉,跟他们一样,抽头一口就特别恶心,我心说这玩意还能上瘾?

抽一口我就开始吐,开始吐不出来,吐的全是水,我一听后头传来噼里啪啦响,实际上是扣板机的声音,就在我后脑勺,我头也没回,他就骂骂咧咧,我理都没理他。

抽完以后,我就拿剩下的烟头就顶腿上了,边上还有一把水果刀,就抽完了有点晕,我就拿了把刀在我腿上一剌,剌了一个十字,淌了一地血,我就拿手纸漫不经心地擦,就跟没事发生的一样,就是要证明这点事我能怕吗?混社会这么长时间,这是小儿科,拉一下肉都往外翻,就是要斗狠,宋名扬的举动最终消除了对方的顾虑。

稍作消息后他借机打电话说有事需要办理,蹒跚着离开了毒窝,但此后为了破案,宋名扬不得不多次潜入这个团伙,为了和对方打成一片,他也隔三差五地抽上几口,扮作一个瘾君子。

那时我抽完了不敢常待,怕抽多了以后控制不住乱说话,而且这嘴老想说,特别有感兴趣的话题后想说话,但是怕说漏了,精神崩得太别紧张,不敢在毒窝里多呆,得找借口赶紧离开。

我觉得这毒品也确实太别厉害,但是我就想,我一个人死都不怕,这玩意有什么不能戒的,大不了给我关一个什么地方,几天不抽不就完了么,然而事情并非想象的那样简单。

在一次出差办案时一种异样的感觉突然抓住了他,到晚上坐哪儿也不是,躺着也不是,站也不是,非常难受。当时我就背着一个包,我就翻,也不知道翻什么,控制不住就是翻。

派出所请我们吃饭,吃不了,就恶心想吐,我还以为感冒了,但是那比感冒可难受多了,鼻涕眼泪都下来了,第二天一早,宋名扬隐约听清了隐藏在心里的那个声音,他一路拉着警报狂飙回北京,直接找到了一个有毒的线人,终于拿到了几天来苦苦寻找的东西。

他给我送完以后,我说你回去睡觉吧,然后我就在那儿抽,抽完以后什么事都没有了,这让我觉得大祸临头了,可能是真上瘾了。

这样的体验让宋名扬感到后怕,但他仍坚持认为以自己的毅力,戒毒并不是一件太难的事。在家人的陪同下,宋名扬多次尝试戒毒,但毒品的魔力比他想象的大得多,那时我确实害怕了,因为戒毒完了后老想,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拿着大烟边抽边哭,恨自己无能呀,怎么意志力这么差,连一个大烟都控制不住了。

那时我也不回家了,就让一个同事陪着我,在那宾馆,自己呆着害怕。一直自信能解决一切问题的宋名所,第一次感觉到了孤独,无力,甚至绝望,他必须向上级组织坦白一切。

一天,他把领导带到了窝点附近,希望领导和同事明白,他何以陷入如此无法自拔的境地,我跟队长说一声,我说你给我看看那环境,我要死了,你就到这儿来找我,我就是这个意思。

别认为我什么也没干,因为外人谁也不知道我在干什么,同志肯定不知道,我的情况直接汇报给队长和局长。所以就是说我没有白干。

卧底期间,宋名扬在戒毒和毒瘾发作之间反复煎熬。

1997年初,案件终于出现转机,通过“”黑子,宋名扬以买枪为名,将“黑子”的朋友“新哥”引出破获此案后宋名扬获得了公安部颁发的个人三等功,然而他没有想到,这将是他立功无数人生中的最后一块奖章。

毒品在肉体和精神上一点点啃噬着宋名扬,他渐渐发现曾经视破案为生命的自己越来越无法集中精力工作了,一个骄傲的警界英雄,就些滑落。

我吸毒这一段时间,直到现在,我们同事没有一个人问我,说身体怎么样,还抽吗,谁也不问我,就在那天我们吃饭,有一个同事比我小,他说刘哥你颓废了,我一听就明白,当时我一推椅子,什么也没说就走了,他说大哥你干嘛,我说去卫生间。

其实那天下着雨,我车都没开,我径直往外走,一直走到我吸毒的那个地方,接待点那儿,然后电视里就播臧天硕《朋友》,真是边听边哭,感到莫名的孤独无助,没有人能理解我丰富的内心世界。

2001年,分局实行未位淘汰制。宋名扬被淘汰出一线,调整到预审部门。2005年底,因为毒瘾和抑郁症困扰的宋名扬,办理了病休,这一年他刚满43岁。

正式同批同事们升任处长,所长的年纪。宋名扬说那时确实想死,好多次都设计好了,这瓶(毒品)打了以后,就跳下去摔死,不能犹豫,因为你要注射完了,再过一分钟那烟劲上来后就不想死了。

后来给我们家写了遗书,家人才知道这情况,宋名扬的人生彻底跌入到了谷底,但是想到患病的妻子和常年没能陪伴的儿子,他觉得死是容易的,反倒是精彩的活下去更难。

绝望和颓废中的他对毒品越来越信赖,为了获取毒品,他找到了先前做特勤管理时培养的那些线人,和他们交换毒品,在交换过程中也会涉及到金钱往来。

2011年,宋名扬的人生再度下挫,他因给曾经的线人提供0.04克毒品被捕,那线人求他给一点毒品,说好了地点,宋名扬因为自己感受了毒瘾发作时的难受,动了恻隐之心,没成想一到地点,正在交易,被事先埋伏好的警察抓了个正着。

由一名警察变成了罪犯。法庭上公安部门出具了因为染毒的证明,法院最终判处他有期徒刑一年。

2012年7月19日,宋名扬刑满释放,这一天是他49岁生日,我从监狱里出来,父亲爬着铁栏杆,他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出来,一直扒着门看,等了9个小时,上午九点去的,下午5点我才出来,我出来时看到父亲没什么感觉,没什么思想,感觉恍如隔世,感觉还是有点自欺欺人,不愿意相信这是自己。

多年来宋名扬忙于工作,对家庭疏于照顾,妻子患有精神疾病,儿子也和他非常疏远,出监狱后宋名扬没有见任何朋友,也没有人上门拜访他,那里的居民很少注意到这个中年男人的存在,倒是有些时候路边的黑车司机们,见了他后低声交头接耳说这个人就是曾经的大警官宋名扬啊。

出狱后宋名扬发现他的医保已经被终止了,他到有关部门去寻问,也没有得到答复,宋名扬说年轻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儿女情长英雄气短,而现在他剩下的只有这个家了。

结婚这么多年了,我现在的财产就是一个床,我找那收破烂的去,我的全部家档连1000元钱都不值,什么都没有了,回家冷冷清清,我唯一的就是我穿过的制服,现在我都留着,各个时期的制服我都留了一套,都保存,有人说这破衣服还留着干嘛,我说你懂什么,我都不爱给他们解释这些东西。给我自己留个念想得了。

再回首,恍然如梦。

再看看那些吸毒的明星们,还值得原谅吗?还能给他们一个机会吗?至少是不能从事演艺工作了吧。比如房祖名柯震东高虎宁财神、张元、李代沫、张默、牛萌萌等一系列人。

高虎演过的角色?演员高虎演过哪些电影!

不管是交友不慎,还是故意寻找刺激,或者有的说什么减肥,各种奇葩理由都有,结果都是一样的,被抓后人生陷入谷底,当然有的人家里不缺钱,但是一但沾上毒品,就很难说是正常人,很难不被人歧视,不仅个人发展处处受限,就是将来也会给孩子带来极大的负面影。

房祖名牛吧,有个成龙这样有名有钱的老爸,可就是要自己作死。出来后他爹还给他亲自剪发,“从头开始”。

张默,2012年1月31日因涉嫌吸食大麻被抓,也是个星二代,从来就负面新闻不少,以前是打人,他爸张国立出来解释,恳求媒体能够宽容对待张默,体谅一个做父亲的心情,给年轻人一个改过的机会,想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2014年7月31日又因吸毒被抓,可见本性难改,这更加激起民众的愤怒。一旦和毒品沾上边,说什么也没有用了,而且是一而再的吸毒。

还有个满文军,就是唱过《懂你》《望乡》等歌曲,脍炙人口。从一个不识谱的瓦工到家喻户晓的明星需要多大的运气和努力,可是功成名就后忘乎所以。2009年吸毒被抓后,事业陷入低谷,再也回不到从前,还在网上问:一失足成千古恨,浪子回头金不换到底应该相信哪一个,我想他自己心里早已有了答案。

有个叫尹相杰的,就是那个唱妹妹你坐船头,哥哥在岸上走,一手好牌打的是稀吧烂,吸毒被抓,出来后多年老搭档于文华出面,希望大家原谅,不承想,3个月零19天后尹相杰再次因吸毒被抓,就连于文华也表示太失望了。

高虎演过的角色?演员高虎演过哪些电影!

有个叫牛萌萌的,被抓前在抖音里又是威胁又是装可怜,后来才知她不是第一次了。其他的柯震东、高虎、宁财神、张元、李代沫都一个德性。

向常年出生入死的缉毒警察致敬。

天丞健:健康使者,传承健康,守护爱。

关注微信公众号“ 天丞健 ”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srs225@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rquban.com/13159.html